高粱地里露水湿 - 第32章要检查她身体

  一想到今天高粱地里和医院厕所里的难堪事,苏小萌的脚步就沉重又绵软。好半天才有勇气走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前。她刚想推门进去,却突然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说:“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还有啥不信的?苏小萌被那个男生搂抱着就从女厕所里出来的。”

  门外的苏小萌一阵战栗。那女人是罗美兰的声音,自己预料到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这个女人没事还挑拨离间呢,揪到了自己的把柄还会放过。她心里剧烈地跳着。

  屋里沉默了一会,传出一个叶校长的声音:“从你嘴里说出的关于苏小萌的话,我不会全信的,你不会是捕风捉影吧?啊?”

  “好,好,就算我挑拨离间了,以后我闭嘴,你再也听不到我和你说起苏小萌的事情了。就当我是驴肝肺好了。”

  罗美兰原本魅惑的声音显得落魄。

  叶校长似乎缓和了语气,说:“就算你看到了那个男学生陪着苏小萌去厕所了,那也不一定就有什么啊。你不是说她在挂着点滴吗,她挂点滴的时候自己当然不能去厕所了,必然要有人帮她,她的学生帮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你干嘛往歪里想?”

  “问题是一个男学生,要是女学生我还说这个干嘛?”

  罗美兰提高声音,鼻子里似乎还哼了一声。

  “男学生怎么了,你是老师,你也知道学生就是老师的孩子一样!难道父母对孩子还有啥避讳的吗?”

  叶校长当然是不想正视这样的事情,尤其是面对这个善于散布消息的女人。

  “呵,你的心倒是不小啊?那个杨磊落还是个孩子了?都差不多有你个头高了,成熟的已经不能再成熟了,已经是个男人了,什么都懂了。 你难道还不知道杨磊落陪苏晓萌去厕所的用途是什么吧?是要替苏小萌脱裤子的,在苏晓萌撒尿的时候,这个男生就在跟前看着,你女朋友的私密已经被他看着,难道这你都无动于衷,你还是个男人吗?”

  传来叶校长很颤的声音:“难道苏小萌手上挂着点滴,而且还是在随时都有人进来的公厕里,他们能做什么?你纯属是多此一举!”

  “我没说他们在厕所里会做什么啊。我是想提醒你,既然苏晓萌都不忌讳自己的隐私暴露在杨磊落的面前,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就算在厕所里没做什么,他们也不会是清白的关系,这个你都不懂啊?平时就风言风语的说苏小萌和她们班的班长特别好。”

  屋子里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叶校长的声音又传来:“罗美兰,这话你就到此打住了,我不希望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件事,这件事是你一个人看见的,如果再有谁知道,那就是你说的,我可不会轻饶你,你自己照亮着办吧。”

  “我这是好心提醒你,我干嘛去外人说?”

  “没别的事情你就回你的办公室去吧!”

  叶校长说。

  “你以为我还稀罕赖在你这里咋地?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男人。你就等着戴绿帽子吧!”罗美兰的声音有些激愤。之后就有脚步声向门口走来。

  门外的苏小萌急忙后退了几步,又向前迈步,样子像是刚来到门口的样子,正好和里面出来的罗美兰相遇了。

  罗美兰有些吃惊,但马上就敌视地说:“苏老师这么快就好了,咋和先前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判若两人呢?”

  苏小萌厌恶地看着她,说:“你的腿挺快啊,这么快就来打小报告了!”

  “嘿嘿,你既然做了,还怕人说吗?”

  说着就快步沿着走廊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办公室。

  苏小萌犹豫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进了校长办公室。

  叶茂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高挑个头,白净面皮,是一双很深邃的环眼。先前叶茂还在办公室的屋地上焦躁地踱着步,见苏小萌进来先是一惊,但马上坐回到办公桌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死死地盯着苏小萌,似乎要从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搜寻到什么异样的东西。叶茂面沉如水,一句话也不说。

  苏小萌被他盯得像是被扒光了衣服,冷飕飕的无所适从,有些慌乱地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心里嗵嗵乱跳。

  叶茂终于气呼呼地开了口:“我正想找你去呢,你却来了,正好!”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苏小萌声音诺诺地问,眼神不敢正视叶茂的目光。罗美兰对叶茂打的小报告她已经听到了,苏小萌更担心的是高粱地里的事情,不晓得那个曲勇有没有来和叶茂说。她这话是试探的口气,想知道叶茂发火是为了哪件事?

  叶茂在苏小萌傲然的身材上扫视着,然后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的脸,冷冷地反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

  苏小萌知道逃避不是办法,本来自己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主动来找他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解释清楚今天的事情。她抬眼看着叶茂,问:“刚才罗美兰都和你说看些什么话?”

  “她什么都说了,她说你和你们班的一个大男生在镇医院的厕所里鬼混,她说的不是假话吧?”

  叶茂情绪焦躁地用手指敲击着办公桌。

  苏小萌脸色涨得通红,眼神慌乱,说:“你不要听她胡说,我没有和男生鬼混,是我生病了,杨磊落把我送到医院里挂点滴。点滴还没挂完,我就想方便了,没办法他就陪我去了厕所,我们是清白的,罗美兰怎么能这样侮辱人呢?”

  叶茂冷笑地摇着头:“就算这件事你有说辞,先放到一边,那我问你,下午劳动的时候,你和这个男生一起钻到高粱地里是怎么回事?不会这么巧吧,又是这个男生?那个时候你没挂点滴呢,也需要别人给你脱裤子吗?”

  苏小萌知道是曲勇已经来汇报高粱地里的事情了,看来真的要说不清了。急得都要哭了,只得把高粱地里和医院里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了。

  叶茂忽地站起身,嘶哑着声音叫道:“啊,还有那个曲勇的事情?你昏迷的时候,是不是被那个小无赖给糟践了?”

  苏小萌急忙说:“没有,真的没有,他是想趁我昏迷那样我了,可是这个时候杨磊落就进高粱地找我了,就把曲勇冲走了,他什么也没来得及做”“然后你就和杨磊落做了,是不是?”

  叶茂厉声问道。

  “没有,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你就这样不相信我?”

  苏小萌说着就哽咽起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那好,你嘴硬没用,我有办法知道你是不是被人弄了,你跟我都卧室里来,我要检查你!”

  说着叶茂就快步进了里面的套间。

  苏小萌像被绳子牵着一般跟着他进了里面的套间。

  叶茂哐地把房门关上又反插上了。回头粗暴地说:“你把裤子都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