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农村少妇那些事儿小月阿姨 - 第066章重温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大肚子的怀孕女人,因为子宫受大肚子的压迫,上厕所撒尿的次数会比较频繁,再加上王小仙内心里被施美春勾起了某种小鹿乱撞的忐忑,所以,一晚上,不知道上了多少趟厕所,施美春也正好睡不着,注意到了王小仙上厕所的动静,这哥们悄悄地起床了,看到厕所里的灯亮着,知道王小仙在厕所里面,所以,施美春就轻轻地敲了敲厕所的门,轻声说——姐,你好了吗?我憋得快不行了,也想上厕所!

  王小仙其实也没什么尿水,只是有想撒的冲动,一听施美春在厕所外面悄悄对她说话,一颗心紧张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跳的速率也猛然间增加了好几倍,嘴里假装镇定,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马上就好了!

  王小仙起身洗了个手,打开门,正想说句客套话,嘴巴一下子被施美春咬住了,施美春的手还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嘴里还一个劲地说——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王小仙最爱听施美春喊她“宝贝”在那短短的两个字的音符里,她感觉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蜜,施美春在她的眼里,有的时候像个调皮捣蛋的可爱孩子,但有的时候,她又感觉自己是如此迷恋他,她一直深深怀念那些夏天毛草房里和他约会的难忘日子,她眼前总浮现那些在空中飞舞着的可爱萤火虫,她更忘不了那一次次飞翔在蓝天和白云间的美妙感受!

  王小仙其实也爱自己的男人,这个车间主任在她最无助、最彷徨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对她特别好不说,还时不时地孝敬她的父母,让她感觉很幸福,现在她怀孕了,感觉更幸福了!

  王小仙挣脱了施美春的怀抱——不要在这里,一会被发现就完蛋了,去阳台的储藏室吧!

  施美春一听,下面恶狠狠地硬了,他跟在王小仙的后面,打算一会要好好在王小仙的身上过把瘾,过把瘾就死也无所谓!这哥们就是一个只图眼前痛快的主,性欲一上来,十头牛也拉不住!

  施美春在储藏室里把王小仙的奶子和屁股好好舔了舔,然后要王小仙厥起屁股,他从王小仙的屁股后面把东西弄了进去,一顿不停歇的猛烈捣弄,时间还挺长,大冬天的,王小仙身上的汗都出来了,最后,施美春终于满足地抖了两抖,一股乳白色的液体猛地喷入王小仙的体内,王小仙也快乐地飞向了蓝天,她转过身来,好好地吻了吻施美春,说——我们还是控制一点吧!我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

  施美春一听这话,猛然间醒了一般,赶紧穿上裤子,然后说——好,我听你的,你去洗一洗,我先回去睡了!

  说着,施美春走进了房间,满足地躺在自己老婆的身边,呼呼地睡着了——好一个只图眼前欢快的王八蛋,好一个过了今天就不管明天的浪荡子!

  农村人的生活总体是贫苦的,农忙的时候,早上很早就起床,要到田地里去忙活,割稻子、收麦子、插秧、种田、摘棉花、锄草、打农药……样样都要花去不少的力气,也自然要流上许多汗水,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忙活了大半辈子,对土地渐渐有了感情,一些干活勤快的大伯大叔,把自家地里的庄稼收拾得有模有样,好心的章清芳大伯就是这类干活勤快的人,他家无论是种棉花,还是种玉米,或者种水稻,田里总看不到杂草,庄稼也长得特别好,章清芳大伯干活特别的细,细的甚至让他老婆施玉香都受不了!

  种田的时候,章清芳大伯插的秧苗总是看起来笔直笔直的,田间锄草的时候,你一眼看过去,锄过草的田地平平整整,看起来像经过了艺术加工,更绝的是种西红柿或棉花的时候,章清芳大伯会拉上一排排笔直的线,然后沿着每一排线,栽上西红柿或棉花的小秧苗,你会发现这简直不像是在干农活,而更像是在进行一场艺术的创作,谁又能说干农活不是一项艺术!谁又能质疑农民不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还有什么比开垦土地更伟大的艺术?它创造了人类的文明,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孙,一帮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还看不起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