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漾女皇 - 第126章.妾取郎心莫染爱

  莫冉痛苦地摇着头,洛羽的警告在耳边响起,“如果今日他对她,算了,你别悔恨就好。”

  “我曾经悔恨过我的出生,但当我遇到她,爱上她,我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那是幸福的感觉,也许冥冥之中是利用了她,但也是为了我们的幸福。”

  悔恨,连命都不要了,悔恨有用吗?如果……没有没有了她,幸福还会有吗?今日造成的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执意为了圆个梦,是他一次又一次无法控制地给她耳光,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她,是他让她对自己失去信任了……

  她早就告诫过他,“你我性格迥然不同,我怕我们长久下去,谁也忍受不了谁!”

  “好聚好散……好聚好散!”莫冉仰头望着天空,“你执意如此?”

  “是!”唐碧咬牙切齿地低吼,噬情蛊的痛楚快令她稳不住神了,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浑身的汗珠如雨般流下。

  “那好吧。”莫冉张开了双手,对她流露出一抹绝然的笑颜,如烟花般璀璨而凄美,“如果注定你是我的劫,那我纵然想改变,也解不了我的宿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莫冉……成全你……”

  唐碧惊然瞪着往后仰去的男人,“不,你要干嘛!”

  “人生若只如初见,碧漾娘娘,国师一念之差,错爱了你!”莫冉齐腰青丝顺风飞扬了起来,冰蓝的眸子盛满了无比妖娆的笑意,厚薄适中的唇瓣微翘着,“我的娘子,永别了!”

  “不……”唐碧尽管知道国师摔不死,而且下面是水潭,但此刻的诀别,竟叫她心神俱裂。她一个纵身从马背上跃了下去,借力快速冲向了他,整个人如乳雁投林般撞入了他的怀中。

  “噢!”莫冉不敢相信地抱紧了她,“碧儿,你……”

  “莫冉,你在逼我,你用你的生命来逼我,你明知道我唐碧心软,明知道我……”

  “我爱你!”莫冉欣喜地大声地呼唤着,“我爱唐碧,我爱娘子……我……”

  有些傻话听起来很肉麻,有些傻事做起来很愚蠢,却让人感动得一塌糊涂;明知道跳下来,只会坠落得更深,只会让自己更加无法自拔,却忍不住去跳了。

  只因她唐碧,爱得无怨无悔!

  啪……两个人如炸弹般重重地掉落在水潭中,撞得浪水飞溅丈余,撞得莫冉失落的心终于归位了。

  唐碧被水花呛得咳个不停,上次是吴少南垫底,这次又有莫冉抱着,虽没受什么伤害,但她被莫凡推下楼的死亡恐慌,永远地刻在了灵魂深处。“为什么没用灵术?你就不怕摔死了吗?”

  “如果摔死能换回碧儿的垂爱,死也甘愿了。”莫冉捧着唐碧的脸,痛楚地摇头流泪,“碧儿,莫冉没有你,真的生不如死!”

  “莫冉,我们彼此伤害过一次,我不想再有第二次!”唐碧在痛苦中挣扎。

  莫冉心痛如针扎,“碧儿,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你有你的原则,你有你的无奈,可我解不了你的苦,我该死;但如果这痛苦是我给你的,那我更该死。”

  唐碧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如此孤傲的男人已经卑微哀求,以死来明志,她还能怎么办?唐泽说,有些事,过程是痛的,但结局却是美好的。可对于她和莫冉来说,过程也许是完美,结局,必然是痛苦的!但没有这过程,她唐碧就熬不过这一坠落的瞬间。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小手搂紧了他的身子,任由自己埋了进去,“莫冉,也许下次,我们没法好聚好散,到时候,毁恨而反目成仇的,也许是彼此,你会怕吗?”

  莫冉蓝眸闪流露出激动的泪花,唇角满是坚毅的笑容,“若与碧儿相爱的结局是痛苦的,那便叫上天全部渡给莫冉一人承担,只求我的碧儿不痛苦,不绝望……”

  “如果莫冉再敢扇碧儿耳光……”

  “那便叫莫冉动手断手,动心碎心!”莫冉无比认真地发誓。

  “不!”唐碧咽了咽堵塞的酸楚,“如果莫冉扇碧儿耳光,必叫碧儿人头落地;如果莫冉再敢辱骂碧儿,必叫莫冉辱愿成真。”

  这样的誓言,叫莫冉心惊肉跳,唐碧定定地看着莫冉的眼睛,凄婉而坚定不移,“莫冉,敢应吗?”

  他敢不应吗?诚信之人拿自己的性命为赌约,奸诈之人拿别人的性命来博奕,而她,竟是自己的性命来赌他的真心,他能不应吗?他能说她够聪慧,还是太愚蠢,亦或是,太狠心?她赌他爱她胜过爱自己,她赌他生死随她命……

  他终于懂了,为何她如此害怕爱情的开始,为何她如此绝情地要好聚好散,因为她爱得太深太重,她是用整个生命在爱着他!

  莫冉抱着她瞬间掠上了深潭边,长指伸出,一道冰蓝的光芒射在了悬崖上,长指快速飞舞着,悬崖上顿时飞沙走石,指停后,碎石落尽,几个硕大的字符印在了石壁上,旁边还有两行小字。

  “你,画的什么?”唐碧不懂他想干嘛,惊心未定。

  “初见情崖……人生若只如初见,妾取郎心回初崖!”莫冉单腿跪在唐碧面前,左手扣着她的右手,两只碧绿闪耀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水珠从那妖娆的面容上流淌而下,滑过盛满了浓情的蓝眸,“碧儿,若有一天你怨我恨我,愿求你剖出莫冉的心,捧着它回到此处看一看,犹记莫郎的情,忆着我们初见的美好,以便消去碧儿的绝望。”

  “莫冉……你!”唐碧泪水婆娑,眼前一片模糊。

  “碧儿的毒誓,莫冉不敢应,不是怕莫冉对自己没信心,是舍不得碧儿遭遇任何不测。”莫冉垂下眸不敢看唐碧,咬着牙心在滴血,“若碧儿非要以伤害自己来逼莫冉,莫冉只好应了碧儿──好聚……好散!”

  他宁可断了,也不愿意伤害她一分,她还能再坚持下去吗?她唐碧要他怎样?非要他死吗?非要逼着他绝望,逼着他分手,才开心了吗?噬情蛊的痛令她已无法再撑下去,唐碧痛苦地哀叫了一声,整个人软软地跌向了深潭。

  莫冉的血液在这一刻凝结了,在她落入水中之前,拦腰抱起了她,“碧儿……你……”

  湿透衣衫挡不住春光,发紫发青的肌肤令他骤然惊醒而自责不已,该死的,他竟忘了这异常狠毒的噬情蛊。天啊,她承受了多大的痛楚,熬到这一刻才晕厥过去。该死的,他竟只顾着自己的悲痛,只求着挽留她的真心,令她遭受了如此痛苦的罪!

  莫冉疼惜地抱紧了她,浑身的灵气化成温润的流水般涌入了她的四脚百骸,所到之处,几乎都能感受到狂肆的痛感。

  客栈中,洛羽与吴少南坐立不安,两个人都回来这么久了,他们却还没回来。高公公去监督赈灾之事了,雪公主又玩得不见踪影,亦心绣织着,却总是心不在焉地扎到手指。

  奉茶的事便落到洛雪的头上,她给洛羽重新倒了茶杯,劝道:“师傅,别担忧,有国师大人在,她会没事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男女两个,可既是解铃人,也是系铃人,且这结也系得太死了,能否解开,洛羽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他深知唐碧的柔韧,莫冉的孤傲,这样的两个人,都是死心眼的人,好则浓情如蜜,坏的时候,恐怕谁也救不了他们。

  若碰上龙胤风暴躁冷冽的人,该吼的暴吼,该怒的愤怒,一炸就开了;若是碰上云王,他的放荡不羁,恐怕她连憋都憋不住,就被逗笑了;即使是小墨……不,无论是小墨还是吴少南,亦或是他洛羽,都宁可委屈自己,也不会让她这般爱浓得化不开,恨憋得解不开!

  “我等不下去了,我一定要去瞧瞧!”吴少南抓起剑,努力地撑起身子。

  “你伤势未愈,身子已经虚透了,再劳累下去,即使治好也会落下后遗症的。”洛羽不得不提醒。“还是我去吧。”

  “去哪?”莫冉低哑的声音突然响起,令厅内的人惊魂未定地瞪向去。

  两个湿透的人仿佛刚从水中捞起来一般,虽初夏的天气炎热,但看上去狼狈不堪,尤其是莫冉,看上去憔悴得令人心酸,比他吴少南这个大病未愈的伤员还要颓废,然而手上晕迷未醒的人儿,却叫所有人都担忧起来了。

  亦心见势连忙张罗热水,准备替唐碧暖着身子,洛雪主动请缨去帮忙。

  厅内便剩下三个男人,瞬间孤寂得几近窒息。

  “怎么样了?”

  “就这样。”莫冉苦笑地摇了摇头,落寞道:“洛羽,我原以我我是特殊的,我原以为我已经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但国师的宿命,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宿命,无形的天缘,比任何一种力量都叫人害怕,而它最强大的地方,在于无论你怎么反抗,最终,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走出去过。如此,便是磨灭一个人的意志,使得你再也没有勇气去反抗了。

  洛羽既忧又无奈,“莫冉,有些事既然已经开始了,后悔也没有用。说句不好听的,你是在拿宿命当借口,说实在,纵然昨夜是我不该骗你,但今日是你的错,你一个大男人,动手打她骂她,凭什么?别是昨日失足起因是唐泽污辱,纵然是她贪欢,那又如何,她难道没有自己的权利吗?纵然我与她情投意合而远走高飞,你都不该责她。帝王已伤了她的心,你今日对她,和帝王又有何区别?”

  “区别就在于……”吴少南讽刺地冷笑,“她是帝王的妻,名正言顺的帝后,帝王有资格教训自己的妻子,可你没资格。”

  “我……”莫冉想说她是他的娘子,但他深知是自己的错。

  洛羽摇头叹道:“这不是身份的问题,最简单的问题在于,作为一个男人,打女人是不对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对你高高在上的国师而言,很难懂吗?”

  “我……”他想说他懂,可他敢说他忍不住吗?“我错了,帮我想想怎么解决!”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吴少南斜眼冷笑,俊颜无不飞扬着傲气。

  “你……若你有办法!”莫冉深吸了一口气,“从此我绝不阻拦你接近她,若你……”

  “这可是你说的!”吴少南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洛神师把你的伟大行迹跟我说过了,你还真是了不起。不过,我替你分析过,常言道,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

  “那是软硬兼施的惩罚,我可不上你的当。”莫冉顿时冷下脸下。

  “笨!”吴少南放肆地白了他一眼,叹息道:“你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的巴掌都已经给了,甜枣还不上,活该被抛弃。”

  “你……”莫冉伸指瞪着他,恨不得瞬间灭了他,却是重重地吁了口气,无奈地看向洛羽,“可我怎么觉得她不太爱吃甜枣!”

  “哈哈哈哈!”吴少南忍不住仰头大笑,却扯得自己心口生疼而不得不嘎然而停,“说你太聪明还是太愚蠢?”

  洛羽也忍不住会心一笑,在莫冉发怒前点拨道:“此甜枣非彼甜枣,少南的意思大概是,女孩子若生气了,可能你得好好哄哄。”

  “我哄不来!”莫冉挫败在坐下,倒了杯茶幽幽抿了口,无限的美人愁,叫吴少南忍不住打了个激凌,这么妖孽的男人,连忧郁都美得么迷人,唐碧能生他的气,可真是有天下的坚韧啊。

  “说吧,除了哄,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吴少南眸光一转,这个国师平时太傲了,这会不找点点子整死他,难消他阻他之恨,肚子里的坏主意翻了个遍,什么跪豆子,什么头顶水盆……不行,唐碧太心软,有了……他嘿嘿一笑,“平时她不是最喜欢吃点小零嘴吗?什么烧的烤的炸的煎的……”

  “你让我去买这些垃圾食物哄她?还不如让高先生……”

  “买?太没城意了吧。”吴少南不屑一顾地讽刺。

  “那你的意思是……”

  “真心点,亲手做给她吃,心爱的女人为了男人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吴少南眯眼笑道:“你若真有讨好的诚意,自当放下国师那高贵的尊严,亲手替她做点吃的。”

  “这……”莫冉一想到那油腻腻的肉串,黑污污的锅灶,就忍不住面露嫌恶。

  “随你啦,反正点子我是提了,愿不愿意就看你自己了,要是你被抛弃,对我来说,可是有大大的好处,若不是看她这么爱你,我才不会给你主意呢。”在吴少南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言语下,莫冉终于无奈妥协,“让高先生教我,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看着莫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走出去,吴少南兴奋地拍腿大笑了起来,“有趣,国师大人还真有趣。”

  “好了,你别太得意,小心自食恶果。”洛羽虽训着,却也忍不住偷着乐,莫冉这家伙,也有被人恶整的一天。

  “切,才不会呢。”吴少南挥了挥手,一想到莫冉那嫌恶又无奈的样子,整个人乐得神采奕奕,仿佛浑身的病痛都好了。

  然而,恶果来得太快太狠了。

  当莫冉端在一盘黑糊糊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吴少南惊恐万状,“你要干嘛?”

  莫冉无辜地眨眼请求,“请帮忙尝尝,是否合她的口味!”

  “你……你……”吴少南如惊弓之鸟,“国师大人,这会吃死人的。”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嗯,这是实话,“但是……”

  “你不是很喜欢她吗?你不是很想为她做点什么吗?让你帮她先尝尝,你就推三阻四的……”

  “这……”

  “好兄弟,这主意可是你出的,你不帮忙谁帮忙啊,再说了,有资格尝到我国师大人做的美食,是三生有幸,你看洛神师都没这个资格……”

  “好,我吃!”吴少南欲哭无泪地拿起一块塞入嘴巴,在吐出来之前,莫冉眼疾手快地拍了进去,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黑糊糊的东西就这样滚下了他的喉咙,害得他抓着喉管狠狠地咽了十几次,才挤了下去,他慌不迭抓起茶壶,狠狠地灌了整整一壶,却仍然满口的焦炭味。

  “我敢说国师大人你做食物的本事……”

  “嗯?”莫冉蓝眸微掀,吴少南憋着眼泪竖起了大么指,“一流的天才,哇……”话没说完,他抱着肚子冲了下去。

  “你给他吃了什么?”洛羽忍不住绽放出笑容来,终于有心情拨了拨琴弦。

  “没请他吃屎就是轻饶他的,还敢我谈条件!”莫冉言语冰冷,口气却若无其事地淡然,洛羽琴音嘎然而停,深深地叹了口气,“别这样,他也是一片好心。”

  “哼!”莫冉淡淡道:“要不你也尝尝。”

  洛羽闻声顿时目瞪口呆,讪然急退,“不……不……我……我还是喜欢小碧做的。”

  “那是。”莫冉叹了口气,“她做得那么好吃,我哪能满足她的胃口。”

  “哦,谁做的好吃了?”唐碧轻柔的声音在转角处响起,惊得莫冉慌忙抓起盘子藏在身后,洛羽起身连忙迎上去,“你醒了?”

  “嗯!睡饱了,肚子却有些饿了,方才听说有好吃的,是不是高先生又研究了新菜色?”唐碧的眼眸扫过一脸惊慌的莫冉,不禁嫣然一笑,“怎么了?藏了什么好吃的想独吞?”

  她的笑颜自然而温润,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叫莫冉更慌张,“不,没……没有!”

  “来,给我尝尝嘛。”唐碧蛾眉微掀,流露出无限的好奇之色,叫莫冉急得左躲右闪,唐碧孩子气般抢着,仿佛一不小心跌入了他怀中,四目相对着,仿若初见般。

  不同的是,那时唐碧急切忧虑,而莫冉平淡如水。

  而今,却是唐碧巧笑盼兮,莫冉意乱失神。

  唐碧眸光定在他那涌起千层浪的蓝眸上,小手轻轻越过他的头顶,轻轻地拈起一块,置于唇边。

  “不,别吃!”莫冉反应过来,慌忙去抢,肉块在唐碧的指间被莫冉用力过猛,捏去了外层的焦炭,仅留了里面些许未焦的肉质。

  “嗯,很新鲜的羊肉,可惜火太旺了点!”唐碧舔了舔纤手残留的肉丝,“淹制的时间稍久了点,嗯,还有……”

  唐碧柔嫩的嗓音缓缓地指点,莫冉仔细聆听着,叫洛羽再次感叹了,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坐在他腿上,靠在他怀里,,一个无心教,一个用心学,那感觉自然而完美极了。

  莫冉端着盘子走了,唐碧与洛羽遥遥一望,两人仿佛心照不宣,相知而笑了。

  暖暖的爱意,在这夏日的午后,不必言语,一曲箫音,一缕琴律,琴箫合奏,便足够幸福了。

  而独自在后厨与火候博奕,与油烟奋战的莫冉,听着琴箫之音,心渐渐地安宁了下来,蓝眸涌上了丝丝的柔情。

  原来为爱而活,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作家的话:

  苏苏得努力努力!——

  下章预告:127.媚欢折磨兰若寺——

  晚上,唐碧选择了洛羽的陪同,莫冉吃味而无奈。

  三人去察看灾区,唐碧与洛羽无法的拥吻……

  山上的兰若寺,一师太见三人落荒而逃……——

  接下来:128.文生计莫染指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