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第885章 夜访干母姐

  祝玉妍三女相视一笑,知道花弄月这是傲娇病犯了,于是不再理她,又随意聊了几句,便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却说叶飞,离开庄园之后,本打算再回到婶婶那里去,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回去了,明天早上离别还得让婶婶和堂妹难过一次,倒不如不去,反正过完年庄园也能入住了,到时有的是时间陪她们。

  既然不到婶婶那里去了,叶飞第一时间想的自然是回家,在家里抱着妈妈姐姐小妹她们们性感诱人的身体痛痛快快的肏干一番,然后再把鸡巴放在亲妈妈那世间最美妙的小骚屄里,枕着她软绵绵的大奶子入睡,绝对是比做神仙还要美的享受。

  不料在打电话过去之后,叶飞却又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原来妈妈她们竟然趁着叶飞不在家的时候,约上了大姨柳风仪一起到小姨那里热闹去了。

  这让叶飞无比的懊恼——她们为什么要选在小姨那里!要是在大姨那里的话,自己就可以立马杀过去,和她们大战个天昏地暗了,到时妈妈、姐姐、妹妹再加上两位姨妈,绝对是让自己精尽人亡的节奏。

  而小姨那里就不同了,要知道那里可是军区,而且还是防卫最严密的特战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和小姨一个人在那里做爱的时候还得偷偷摸摸,不敢叫出来呢,又怎么可能和这么多人一起?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再想了想之后,决定去明家“看看”干妈苏玉娴和干姐姐明月心。

  想想也是有些对不起这对性格大相径庭的母女,自从上次跟她们一起来了个母女双飞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们了,平时只是电话联系,自己倒是无所谓,身边从来不缺美人,但是她们却只能夜夜煎熬,只有在梦里才能跟自己亲热一番了。

  一想到这些,心中对干妈干姐爱意和歉意交织的叶飞就有些迫不及待起来,立马飞车前进,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望大的家属区。

  从空间里取出早就办好的通行证放在车头,叶飞很是顺利的把车子开进了小区,在明家所在的楼下停好车,又人后备箱里随便拿了些高档的礼品——这些都是两位妈妈和大姐二姐帮他准备的,虽然对于过年这段时间要见的众女来说,叶飞本身才是最好的礼物,但她们有的还有家人,去这些地方的时候这些礼品就用的上了。

  就比如说现在来的明家吧,虽然这对母女花已经被他吃得一点也不剩,但现在是过年,明教授自然是在家的,再空着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上楼来到明家的门前,叶飞轻吸了口气,暂时压下了即将和一对绝色母女花双飞的激动,面带微笑的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然而出乎叶飞意料的是,开门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任何一人,而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对他而言十分陌生的年轻男人。

  陌生男人看到叶飞英俊到足以让天下男子为之妒忌的面容,再看看他手里提着的只看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礼品,眼里不由闪过一抹警惕的光芒,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你找谁?”

  这家伙有病吧?叶飞心中不禁暗暗嘀咕,自己见都没见过他,怎么这家伙好像看到仇人似的?

  不过这人既然能代替主人来开门,显然和明家的关系是很近的,可能是他们的亲戚,所以叶飞也没有太过介意,很是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来看望明伯父的,他在吧?”

  “小张,是谁啊?”那男人还没开口,里面就传出了明教授的声音,随即走过来的明教授就看到了叶飞,立马露出了喜色,说道:“原来是小满啊,快进来,快进来!”

  那个年轻男人这才让开了身子,像个主人一样说道:“请进。”然而并没有去接叶飞手里的东西。

  叶飞也懒得理这种人,很是随便的走了进去,随手把礼物放在门后的柜子上,然后笑着说道:“伯父,我来给你们拜年了。”

  虽然叶飞已经认是苏玉娴做干妈,按说应该叫明教授干爹才对,但他却并不想这么叫,在他的心里,苏大美人可是他一个人的,所以哪怕是在称呼上,也不想她和别的男人是一对。

  明教授是个研究狂人,对于这些世俗礼节从来也不会在意,他只知道,叶飞不但是自己老婆的干儿子,更是自己一家的大恩人,所以对叶飞那可是十分的喜爱。

  来到厅里坐下后,明教授给叶飞和那个陌生男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学生,现在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小张,小张,这是你师母的干儿子小满,你们相互认识一下吧。”

  本来叶飞还以为这陪家伙是明家的亲戚,不料竟然只是明教授的学生,自然更加懒的答理他了,直接无视了对方不情不愿伸过来的手,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便又问明教授道:“伯父,干妈和心姐姐呢?”

  见这两个年轻人有些不对付,明教授不由苦笑起来,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善长调节气氛的人,所以只好暂时无视了自己的得意门生那一幅便秘的表情,回答叶飞道:“你干妈在厨房准备晚饭呢,小心身体有些不舒服,在房间休息。”

  “不舒服?那我去看看心姐姐。”叶飞如此说了一声,便自顾自的起身走到明月心的房门门口,连敲门都没有,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而这一刻,叶飞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那个小张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愤怒和说不出的恨意,甚至在进去后还听到他问明教授道:“都是,师母怎么找了这样一个没礼貌的干儿子?”

  对于这样的小人物,叶飞甚至连玩乐一下的心思都生不出,处理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随手拍死,二是直接无视,所以虽然那家伙出言不逊,但看在明教授的面子上,叶飞选择了第二种处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