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传奇 - 第256章 重返故里16

  一双细腻柔嫩的手臂紧紧箍着我的脖子,猛地把樱唇压在我的唇上狂吻。她美丽的嘴唇红润、丰泽、富于弹性,热吻时显得那么用情、投入和急渴,喉咙里传出阵阵的“唔唔”的嘤咛声。她把自己那柔软滑腻的小舌伸进了我的嘴里,让我吮啜。随着我的吸吮,阵阵电流传向她全身,她甜美忘情地呻吟着。两个柔软的胴体紧抱着,两张发烫的粉颊紧贴着,两对痴迷的醉眼紧盯着,两只颤抖的红唇紧连着。

  此时圣门门主蒋冰如的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情欲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

  圣门门主蒋冰如漂亮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胸口也随着呼吸而优美的一起一伏;乌黑的披肩秀发披散在肩膀上,雪白丰润的肌肤显得越发的晶莹和细腻,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瑕疵,她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的胴体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乳及丰满圆润的玉臀,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胴体,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甘心拜倒的成熟美妇人。

  眼前的秀色让我看得心中一荡,不由得再次紧紧地把圣门门主蒋冰如揽在怀里,我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让她饱满坚挺的圣女峰酥软地贴在自己的胸口,同时开始用我男性膨胀的欲望有力的顶触着她平坦柔软的腹部。

  此时圣门门主蒋冰如已经意乱情迷,已经心猿意马,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媚眼凝视了我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我们又深深地长吻,这次我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我无限轻柔地用舌头轻舔圣门门主蒋冰如纤细光滑的颈项和双臂裸露的肌肤,圣门门主蒋冰如则在我的怀里仰着头,小嘴微张,轻声呻吟,胸前饱满浑圆的双丘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圣人,不要欺负我了,要被她们笑话了。圣门门主蒋冰如羞赧无比粉面绯红地低声娇嗔道。

  好冰如,晚上我来找你吧。我搂抱着圣门门主蒋冰如深情款款地低声说道:记得给我开门哟。

  恩,圣门门主蒋冰如娇羞的点了点头。

  见圣门门主蒋冰如答应后,我才放开她,然后一个人又去书房,此时四个亲岳母已经回别墅收拾东西去了,只有邬美一个人在书房的办公桌上,我看到她正专心的处理着文件,不由一阵感动,她为了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于是上来温柔的说道:老婆,你辛苦了。

  邬美抬头看见是我,微笑的说道:老公,说什么辛苦的,这是我愿意做的,你怎么不陪陪其他的姐妹的。

  我想你了嘛,就来看看你啊。我温柔的说着,并把她扶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让她正对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面。

  老公你?邬美羞答答道,一看我深情的眼神,她也情不自禁的投入到我的怀里。

  老婆,你真美。说完,我温柔的亲吻住她猩红的樱桃小口。

  邬美嘤咛一声,略微挣扎两下,就已经被我的舌头顺利突破了她的贝齿,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她情不自禁地主动回吻索吻,主动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搜索着和我粗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任凭我狂热地咬吻舔弄,吮吸咂摸有声,口水丝线相连。

  老公,我爱你,你离开这么久,我真的好想你。邬美娇羞无比,喘息吁吁道。

  我也爱你,我的好老婆。我温柔的说完,不管不顾地再次热吻湿吻住她的樱桃小口,吮吸着她香艳甜美的小舌,一只色手隔着连衣裙抚摩揉捏着她丰硕高耸的山峰,另一只色手径直撩起她的连衣裙,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

  邬美架不住我的三路大军的同时侵袭,很快就春心萌发,春情荡漾起来。我还不罢休,淫亵地笑着,将桌子上的矿泉水泼洒在邬美的连衣裙上,“啊”在她娇羞的叫声中,薄如蝉翼的浅黄色连衣裙关键的部位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肌肤上面,仿佛透明的似的,黑色性感的蕾丝乳罩和红色的丁字性感内裤也依稀可见,淡黑色的丝袜裹着丰满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毫无遮拦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浑圆的屁股似乎无法受到丝袜的束缚,臀部的股沟更显得那么优美,丝袜里面的蕾丝好像是蓝色的,细细的底带从优美的臀肉中间紧紧勒在阜部上,衬托出阜部美妙的鼓起,我向上抬了抬目光,白皙浑圆的胸部被黑色的胸罩包裹着,肌肤晶莹,吹弹可破用在这里丝毫不显夸张,洁白光滑的大腿,丰满耸立的胸部都隐约可见,娇媚的面庞,丰腴的胴体,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真实,那么妩媚,那么淫荡!

  老婆,我要好好爱你哟。我起身拉开邬美连衣裙,乳罩根本遮掩不住她裸露出来的丰硕山峰。

  邬美被我的手按着向下蹲在我的两腿之间,她的芳心隐隐约约感觉到我想要她干什么。

  老婆,把它拿出来吧。我抓住邬美的玉手按在我高高搭起的帐篷上面。

  邬美先是羞涩地犹豫着,然后看见我近乎挑逗的眼神,开始抚摩揉搓起来,渐渐的春心荡漾,久违的渴望涌上心头,情不自禁地拉开裤子拉链,探手进去释放出来我的庞然大物。

  邬美玉颊羞红如火,媚眼如丝、眉黛含春地玉手把握住我的庞然大物抚摩套动爱不释手,所有的羞涩都被身心强烈的欲望和快感所取代,眼里手里心里此时此刻只有我和我的庞然大物,是那么的无与伦比,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我一只大手伸进了她的黑色性感蕾丝乳罩里面,抚摸着她浑圆的双峰。

  好老公。邬美慌忙抓住我的色手,娇羞妩媚地呢喃道:温柔一点啊。

  好的,我会温柔的。我道:主要是老婆你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