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647章 小楼春雨

  接着月娥把裤子也给脱掉了,全身就剩下了小罩和小内。

  可惜,这一刻,没有人理会她了,她那峰峦起伏的美妙风景也没人有空欣赏了,李锦破和月桂吻得如痴如醉,舌头缠、绵的同时,下面也是紧密的贴到了一起,隔着裤子摩、擦起来。

  一阵热烈的吻,月桂久违的欲望被全部的调动了起来,他们开始互相摸索着对方的身体,并且越来越往下移。

  李锦破最先探到月桂的下面,那儿像一块高岭一般凸,毛草有点柔滑,巷道口有点润了,被李锦破的手指头一碰,月桂娇、躯一颤,嘤咛了一声。

  同时她的手期待而又紧张的探向李锦破的下面。果真是一条生猛无比的活鱼啊。

  在药物的作用下,李锦破的家伙前所未有的坚、硬,已经冲天而起,月桂活了半辈子都没接触过这么傲人的家伙,心突突的跳个不停,更是又期待又担心了。期待她姐姐所说的魂儿飞天的滋味,又担心自己的那条小道能不能接纳这么一条傲世大物的入侵。

  月娥看到他们两人互相摸索了,受不了这刺、激,两个主角还没宽衣解带,倒是她忍不住了,很快把自己的小罩和小内都解除了,光秃秃的了,并且她的手开始在三点之间来来往往,眼、勾勾的盯着他们两人。

  两人感觉到了月娥的那种虎视眈眈的眼光,一齐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么撩、人的一幕。李锦破倒不觉得惊讶,月桂即是有点震惊,没想到姐姐竟然已经这样了,那待会岂不是姐妹俩要一起上阵?那该多羞人啊!

  观念没月娥那么开放的月桂觉得有点难以为情了,想退缩让姐姐上阵算了。

  可她现在哪里还逃得出狼口。

  李锦破受不了那刺、激,已经在匆匆的解除她的衣服了。

  很快,月桂也光白白的出现了。

  她的身子更雪白,她的肌、肉更紧凑,她的肤色更温润,她的奶、子没有姐姐的大却更挺,她的毛草没有姐姐的黑密却更柔顺。最重要的是,她那个最吸引男人的地方,还是粉嫩的,粉红的,掩映在柔滑的草丛中。

  看着这么一条没经多少开发的领地,李锦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李锦破也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衣服除去。

  药物的缘故,那条傲世的家伙愤怒而起,看得姐妹俩都倒吸了口凉气,特别是月桂,她有点害怕的缩了缩。

  她丈夫的还没有人家的几分之一呢。这样的东西能进得去?月桂就有了一种不敢看却又想看的感觉。

  李锦破可不顾了,搂住她,裹着一粒黑樱桃亲了起来,家伙顶在月桂的肚皮上。

  只一会,月桂就受不了,哼了出来,李锦破手一探,巷道已经相当滑了。

  于是他抬起她的一条腿,矮了一下身子,就要杀入。

  刚刚入了巷口,月桂却痛得叫了起来,她那窄小的巷子哪里进过这种庞然大物,此刻虽然有点滑了,但李锦破的贸然入侵,还是撑的痛了。

  “哎呀,你个死小破,你以为是我啊,我妹妹那小着呢。”

  月娥见状急忙过来了,夺过李锦破的家伙,“再继续润润。”

  月娥是个谙熟此道的女人,她非凡的口技很快让李锦破上了层润滑油。

  然后她恋恋不舍的拍了拍,说:“温柔点,我妹妹不是我。”

  月桂看着姐姐那熟练又分外享受的动作,也感到格外的兴、奋,慢慢的把李锦破的家伙纳了。

  紧,紧就一个字。

  李锦破只感觉到自己的家伙进入了一条非常紧窄的小道,又温、热无比。

  而月桂的感觉即是,仿佛一条刚刚出炉的热狗贸然闯了进来,她大大的出了口气。虽然还有点痛,但是已经可以接受了,而且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说不出却又盼望的感觉。

  渴了好久的月娥,这时也无法忍耐了,看着他们两人的结合处,自己也动了起来。

  李锦破一阵温柔的试探后,月桂逐渐的适应了,从不再痛,然后到快乐越来越大,逐步上升……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小影楼大白天就有阵阵的雨滴在响了,深巷处卖的也不是杏花,而是一滴滴的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