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秘史 - 第191章 两不相欠

  “嗯……”张秀芸娇喘吁吁,嘤咛呢喃,不只是舌头被点燃,她丰腴柔软的玉体以及那对饱满浑圆的乳峰,饱涨得像要撑爆开衣服的束缚,充盈的乳尖顶起薄薄的衬衣,露出丰硕的轮廓。

  “好阿姨,再往下一点。”杨牧之亲吻诱导着张秀芸,现在杨牧之的话语愈发温柔却好像充满了魔力,张秀芸的芊芊玉手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结实的小腹向下探去。

  “好阿姨,再往下一点。”杨牧之恣意吮吸着张秀芸甜美滑腻的香舌,继续诱导着,张秀芸的芊芊玉手继续往下,却摸到了一丛茂盛的森林,她触电一般抽回手来,含羞带怨地瞪了杨牧之一眼,可是无法说话娇嗔,因为她甜美滑腻的香舌还在被杨牧之肆意吮吸着甘甜的津液。

  “好阿姨,再往下一点啊,你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呢?还没有完成任务呢?求求你了。”杨牧之继续湿吻吮吸着张秀芸甜美滑腻的香舌,禄山之爪继续抚摸揉捏着她丰硕饱满的乳峰。

  两路大军同时攻击,张秀芸如何受得了,一时之间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粉面绯红,娇羞妩媚,芊芊玉手只好乖乖地再次向下按在了杨牧之高高搭起的帐篷上面。

  天啊,即使隔着裤子都可以感觉到杨牧之的硕大无朋,坚硬无比,这还是年轻的大男孩吗?政治上头脑精明的张秀芸,生活上却是传统妇女,清心寡欲的保守自重,所以一直以为男人都和丈夫一样的呢,现在算是长了见识了,这个坏坏的大男孩居然人小鬼大,拥有如此雄伟的庞然大物,她已经被杨牧之亲吻抚摸揉搓得春心荡漾,娇喘吁吁,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握住杨牧之轻轻按摩着。

  “好阿姨,现在是那里紧张,有点胀痛啦。”杨牧之咬着张秀芸白嫩柔软的耳垂低声坏笑道,“麻烦阿姨拉开拉链,把他掏出来吧。”

  “才不呢……”张秀芸羞赧妩媚地娇嗔呢喃道,芊芊玉手却依然握住杨牧之不放。

  “好阿姨,求求你了,好人做到底,否则我要涨死了。”杨牧之软语哀求道,再次亲吻住张秀芸的樱唇,纠缠吮吸着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禄山之爪更加狂野地抚摸揉捏她衣服下丰满浑圆的玉乳,变幻着各种美妙的形状。

  “小坏蛋,看来是人家上辈子欠你的,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张秀芸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受不了杨牧之狂热的亲吻抚摸,架不住他的软缠硬磨,芊芊玉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拉开他的裤子拉链,娇羞无比地探手进去,羞羞答答地握住了庞然大物,满眼羞涩幽怨地瞪着杨牧之,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掏出来。

  “好阿姨,掏出来吧。”杨牧之在张秀芸白嫩柔软的耳垂上轻轻咬啮了一下,昵声低语道,“大胆地掏出来,对于你对于我都是一种心理上的巨大突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掏出来亲眼目睹。”

  “小坏蛋不要脸……”张秀芸嘴里娇嗔着,芊芊玉手却早就充满好奇充满渴望地一下子将杨牧之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掏了出来,天啊,真是令人惊心动魄,硕大无朋的威严,君临天下的气势,斗志昂扬的精神,舍我其谁的神气,让任何贤妻良母贞洁烈女都会心慌意乱心猿意马怦然心动心神迷醉的。

  张秀芸感觉自己在一步一步地沦落,从上次被杨牧之湿吻抚摸,自己虽然打了他一巴掌,可是当天夜里就在春梦中被杨牧之的亲吻抚摸骚扰猥亵送上了高潮,先前再次被他的抚摸揉捏弄得春潮泛滥,此时此刻更是被他挑逗的春心勃发,撩拨的春情荡漾,居然用芊芊玉手亲密碰触一个丈夫之外的大男孩的私密之处,不仅亲眼目睹了丈夫之外第一个男人的私密之处,而且内心还在莫名其妙地渴望着去毫无隔阂地抚摸他。

  张秀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从遇见杨牧之后就开始变得荒唐不堪,难道是因为他英俊帅气的面庞?他可爱风趣的谈吐?他强壮健美的身躯?总不会是因为他对她的亲吻抚摸骚扰猥亵吧?更不会是因为他天赋异秉的庞然大物吧?也许都不是,也许都是,总之,杨牧之彻底撩动了她的春心。

  “好阿姨,好好握住,你的手好温暖好柔软啊。”杨牧之沉重地喘息一声,禁不住亲吻吮吸咬啮着张秀芸白嫩晶莹的耳珠。

  “这男性象征真的好伟大啊。”张秀芸内心娇喘呻吟着,冒出来一个近乎神圣的词语来减轻自己内心那份年龄差距的暧昧禁忌不伦的犯罪感,此时此刻,她不知道是杨牧之在骚扰猥亵她,还是她在勾引诱惑这个大男孩了?反正是这种暧昧禁忌不伦的气氛在小车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弥漫,令人情难自已。

  “阿姨,和你老公相比怎么样?”杨牧之的大手抚摸揉捏着张秀芸丰满浑圆的玉乳,咬啮着张秀芸白嫩晶莹的耳珠低声调笑道。

  张秀芸依偎在杨牧之的怀抱里面,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的阳刚气息,已经熏得她心醉神迷,又清晰感觉到他的大手肆无忌惮地抓在她的酥胸上面抚摸揉捏,仿佛整个心脏都被他抓在手里,如同小鹿狂奔,跳动十分厉害,一丝麻酥酥的滋味从酥胸传向全身。

  “去你的,小坏蛋,一句话就暴露了你的好奇心和虚荣心了。”张秀芸媚眼如丝地娇嗔着,芊芊玉手不由自主地上下套弄着。

  “好阿姨,你的手好会套动。”杨牧之爽快地喘息一声,大手也忍不住使劲揉捏一把张秀芸丰满浑圆弹力十足的玉乳。

  张秀芸芊芊玉手时快时慢的抚摸套弄着,娇羞妩媚地呢喃道:“我知道你涨的难受,人家用手给你弄出来,算是偿还欠你的人情了,我们俩也算是两清了。”

  “不行。”杨牧之不依不饶地撒娇耍赖道,脑海之中快速的想了一下,打算用什么办法好一点,最后终于想到了,“我不怎么会开车,我要你教我。”

  “小坏蛋,得寸进尺。”张秀芸春心已经萌动勃发,看到杨牧之爽快的表情,受到杨牧之的鼓励,她喘息着收拢玉手,紧紧掌握住杨牧之的庞然大物,感受着杨牧之钢铁一般的坚硬,惊心动魄的雄伟和滚烫的灼热感,久违的男人图腾给她的感官以强烈的刺激,她情不自禁地眉目含春地看着杨牧之,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粗重地喘息着吐气如兰,玉手轻轻而主动地抚摩着揉搓着楷动着。

  “好阿姨。”杨牧之搂住张秀芸雪白的颈项湿吻着,她动情地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任凭他肆意地亲吻吮吸顺摸有声,杨牧之的色手也毫不安分地探进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之间抚摩撩拨着她的凸凹丘谷,暖昧禁忌的氛围在小车之内越来越浓烈。

  可是任凭张秀芸如何卖力,芊芊玉手使尽解数也无法让杨牧之发射出来,只是愈发血脉喷张,面目狰狞,俨然是膨胀到了极致,就是不肯火山爆发。

  “小坏蛋,你怎么还不出来啊?”张秀芸惊心动魄地欣赏着男人图腾的伟大变化,手心清晰地感受着那份坚硬的神奇和滚烫的灼热感,甚至感觉到她自己的心脏已经在和他那里一起强烈的脉动,一波又一波的刺激快感冲击着她的身心。

  “好阿姨……”杨牧之一边抚摸揉搓着张秀芸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一边咬啮着她白嫩晶莹的耳珠低声说了一句话。

  “不可以……我毕竟是有夫之妇……虽然他不好……但是给你这样我感觉已经很对不起他了……”张秀芸羞赧无比地娇嗔道,“要不是你让我当上县长……又是担心我的安全……我才不会为你这样呢……回去找你的女朋友泻火去吧……小坏蛋……成天就想这个事情……也不害臊……”

  “好阿姨……”杨牧之亲吻咬啮着张秀芸敏感的耳垂,用湿漉漉的手指抚摸着她红润亮泽的樱唇,低声又说了一句话。

  “什么……小坏蛋……要死了……胡说八道……”张秀芸愈发娇羞无比,一边在杨牧之胳膊上使劲扭了一把,一边满眼羞涩难为情地啐骂道,“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坏蛋大色狼,得寸进尺,贪心不足,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想都不要想,那么肮脏不堪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呢,小坏蛋,休想。”

  “可是,阿姨抱薪救火,现在弄得烈火熊熊,难道阿姨就置之不理不管不问了吗?”杨牧之撒娇耍赖道,“阿姨总不忍心看着我膨胀欲裂,难受欲死吧?”

  “呵呵,我已经用了我能够使用的灭火办法了,你体质比较特殊,所有这么久才没有出来吧?”张秀芸娇笑道,羞赧无比地在杨牧之耳边呢喃,“你还是找你女朋友用她的水浇灭你的欲火吧,我是无能为力了。”

  杨牧之却在张秀芸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之间抚摸一把调笑道:“俗话说远水不解近渴,阿姨这里就有现成的甘泉玉露,何必还让我舍近求远呢,估计我这熊熊的火炬一碰到你的泉口就熄火了呢。”

  “要死啊,小坏蛋。”张秀芸感觉和杨牧之如此打情骂俏亲吻抚摸,虽然没有真正欢好,却也足够销魂夺魄,刺激无比,她使劲捏了一把杨牧之斗志昂扬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地娇嗔道,“还是留给你的女朋友尽情享受吧,我虽然没有本事让你出来,不过我们也算是两不相欠了,大不了改天我再请你吃顿饭。”